〈序〉謝小韞
以時間書寫城‧用歲月
雕刻生命

輯一 成人組散文
輯二 成人組現代詩
輯三 成人組古典詩
輯四 
成人組舞台劇劇本
首獎從缺,優選增列一名
優選:
廖期正〈拆房子〉
黎浩賢〈拉拉小姐的發酵迴路〉
佳作:
馮勃棣〈我是傳奇葩〉
成人組舞台劇本決審
會議記錄
輯五 青春組散文
輯六 青春組現代詩
輯七 年金類入圍
第十三屆
台北文學獎得獎名單
2011台北文學季首頁
 
優選
 黎浩賢〈拉拉小姐的發酵迴路〉

黎浩賢,男。香港人。未滿三十。曾於港臺兩地獲得文學獎。現職於特殊學校,和智障人士相處日久,與平常人溝通益發費勁。行文至此,深感一百字的自我簡介遠比萬餘字的舞台劇本難寫,惟有作罷。

PAGE
2

洛佩斯:你好,費爾南德小姐。
La La:我叫歌地亞‧費爾南德。
洛佩斯:你好,歌地亞‧費爾南德小姐,很高興可以認識你。
La La:你很高興可以認識我,還是很高興可以認識費爾南德教授的女兒?
洛佩斯:那你得告訴我她們是不是同一個人。
La La:在某些人的眼裡是、在某些人的眼裡不是。
洛佩斯:那你是屬於哪一類人?
La La:我不屬於任何人,我屬於我自己。
洛佩斯:那你就是一個危險的人。
La La:我有什麼危險?
洛佩斯:你沒有危險,但認識你的人會有危險。
La La:會有什麼危險?
洛佩斯:我想剛剛那首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已經說得很清楚。
La La:人都死了那麼久,還要找人家當話題充斥場面,我想他不會很樂意。
洛佩斯:依你之言,下個星期五晚上有人會在舞台上不斷的背誦他筆下的話語,我想你一定沒有興趣。
La La:你打算這樣子邀請費爾南德教授的女兒去看話劇嗎?
洛佩斯:我打算邀請一個女生看我的演出,如果她願意。
La La:哪一個女生?
洛佩斯:那位很會跳佛朗明哥的女生。
La La:在這大學裡很多女生都符合這個條件。
洛佩斯:她是一位很會跳佛朗明哥的漂亮女生。
La La:你知道跳佛朗明哥對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嗎?
洛佩斯:我知道。佛朗明哥由被迫害的流浪者之舞變成今日廣受歡迎的西班牙文化,用來訴說我們擺脫西班牙的前殖民統治,再也適合不過。
La La:自由萬歲。

洛佩斯開始有節奏地踢踏。
Macy丈夫入演區A,尋找La La。

Macy丈夫:Mary─Mary,Marrian,Mariana?

La La回到演區A,重新穿起女僕裝。
演區B燈轉。
洛佩斯而對著斷臂的維納斯繼續有節奏地踢踏,推進。

La La:我在這!
Macy丈夫:你過來一下……
La La :哦。

Macy丈夫與La La離去。
演區A燈轉與演區B柔合。
洛佩斯圍繞著斷臂的維納斯獨舞。
洛佩斯鞠躬謝幕。
演區A、B同時燈暗。
La La入演區B。
洛佩斯慢步出演區B入演區A。

La La:(遠距離)喂!
洛佩斯轉身。
演區B燈亮。

La La:Good show!
洛佩斯走近La La。
演區A燈滅。

洛佩斯:多謝你,歌地亞‧費爾南德小姐。
La La:你可以叫我La La。
洛佩斯:La La。
La La:這是我小時候用過的名字,現在除了我父親,就只有你知道。
洛佩斯:La La。
La La:有什麼好笑的?
洛佩斯:La La。
La La:喂!夠了沒?
洛佩斯:原來你會表演馬戲哦?
La La:誰說我會表演馬戲?
洛佩斯:你自己也不知道嗎?
La La:不知道什麼啦?
洛佩斯:我帶你去!
La La:去哪?
洛佩斯與La La離去。
全燈滅。
稍停。
全燈亮。
演區A有一副油畫框,用破布覆蓋著。
洛佩斯與La La入演區A。

洛佩斯:就在這裡!
La La:這裡?
洛佩斯:嗯,雖然全都不過是複製品,不過每一幅都是美術系的同學親筆臨摹的。
La La:那跟我有什麼關係?
洛佩斯:讓我先找找看。

洛佩斯用盡舞台空間,抽象地尋找東西。
La La注意到台中那斷臂的維納斯雕塑。

La La:這件複製品也很美呀。
洛佩斯:那當然了,她就是愛神維納斯。
La La:這個我知道……
洛佩斯:嗯。
La La:你有沒有想過她在斷臂之前是什麼模樣的嗎?
洛佩斯:沒有,但我相信那時候她手上一定有一個金蘋果。
La La:金蘋果?
洛佩斯:嗯,金蘋果。
La La:為什麼?
洛佩斯:在神話故事裡,誰擁有金蘋果,誰就代表最美麗的女神,當年愛神維納斯、智慧女神密涅瓦,以及……
La La:等一下,智慧女神不是雅典娜嗎?
洛佩斯:是呀。
La La:那你剛剛又說什麼密涅瓦?
洛佩斯:原本在希臘的神話故事裡,有十二個神祇,稱為奧林匹斯十二主神,後來羅馬占領了希臘地區,把希臘的神都改了羅馬的名字,把他們當成自己的神,維納斯是羅馬神,相對應希臘的阿佛洛狄德,而雅典娜卻是希臘神,相對應羅馬的密涅瓦。
La La:現在人們一提起希臘女神就會想起雅典娜與維納斯,但依你這樣說,其實她們兩個的名字根本不應該放在一起相提並論了?
洛佩斯:Venus 和Athena,不過是兩個英文名字罷了,任何地方的文化,如果沒有經過自己深入的了解,最終只會淪為一些扭曲的刻板印象而已。
La La:我想繼續聽你說那個金蘋果的故事。
洛佩斯:那是一個很漫長的故事,三個女神賄賂一個男人爭一個金蘋果,最終金蘋果由維納斯得到,卻引發了特洛伊戰爭……
La La:木馬屠城記嗎?
洛佩斯:嗯。
La La:維納斯把金蘋果吃了嗎?
洛佩斯:不知道。
La La:(凝視雕塑)不知道金蘋果哪裡去了。
洛佩斯:嗯……

洛佩斯拉開破布,露出了一幅油畫。

洛佩斯:找到了!
La La:什麼?
洛佩斯:你過來看看。
La La:這幅油畫有什麼特別?
洛佩斯:這就是《Miss La La at the Cirque Fernando》,《費爾南德馬戲團的拉拉小姐》!
La La:是你杜撰的是吧!
洛佩斯:不是啦,你自己看這張footnotes,是法國畫家埃德加.德加在一八七九年所繪畫的。
La La:(凝視油畫)很明顯我比較漂亮!
洛佩斯:哈!
La La:不准你笑!
洛佩斯:我不笑!
La La:你明明就在笑!
洛佩斯:沒有啦!
La La:明明就有!

La La作勢要追打洛佩斯,洛佩斯閃避而過,二人在胡鬧中離去。
燈光聚焦在台中的雕塑。
全燈滅。
停頓。
演區B燈亮。
洛佩斯手持白色信紙。

洛佩斯:親愛的洛佩斯,你好嗎?(稍停)。我問的你好嗎,用意並非在你讀這封信的時候問候你,而是明確的問你:由對上一次我在信上問「你好嗎」到這一次我又在信上問「你好嗎」之間,你有沒有接收到我的許願與祝福而過得很快樂?

演區B燈暗。
演區A燈亮。
La La正在打掃,不斷抹汗,偶爾望一望窗外,又繼續打掃。

洛佩斯:My dearest La La,你現在身處的位置聽得見海浪聲嗎?
海浪聲。
演區A燈暗。
演區B燈亮。

洛佩斯:現在我每一天都會聽到海浪聲,每一天、每一天、每一天。初時我以為所有地方的海浪聲也是一樣,但聽得久了,竟然發現汪洋大海之中的海浪聲,原來和近岸的拍浪聲以及潮汐進退之聲並不相同。(停頓)

記得還未出發的時候,我和你常常在海灘玩沙、玩水、甚至什麼也不玩,只是牽著手悄悄地仰臥在沙灘上感受地熱、感受涼風、感受晴空,看看潮汐、看看星夜、看看你便已經覺得很幸福。(停頓)

我記得你問我,究竟由沙灘望向大海,一直望、一直望、在地平線的盡頭,海天一色的另一邊,究竟是什麼。當時我以為我知道答案,我充滿自信的告訴你太平洋的另一邊一定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,因為從電視看到的美好的事物都是由那一邊傳過來。但我現在可以對著天上的繁星發誓,我當時的回答是魯莽的,而且就像一隻井底之蛙之一樣錯得極為愚昧;如果你容許我再回答你多一遍,我會告訴你,要是真的有地平線的盡頭,也不會比得上原先的那一個沙灘,因為三年以來我在大海上不斷的聽著海浪聲,腦海裡卻只浮現出和我一起看潮汐、看星夜的你,就在那一個沙灘。(停頓)

你現在身處的位置聽得見海浪聲嗎?

海浪聲淡出。
演區B燈暗。
演區A燈亮。

La La:親愛的洛佩斯,每當我想你的時候,我都不禁在想究竟同一刻的你有想我嗎?而你,現在有想我嗎?

La La開始跳佛朗明哥。
演區B燈轉。

洛佩斯:現在,我想你的時候,我會彈結他。

洛佩斯拿起結他開始彈奏。
舞畢與結他聲同步結束。
洛佩斯與La La抽象式的互相尋找對方,然後交換演區離去。
群眾演員入演區B,當中一人(Peter)被眾人追趕。
洛佩斯入演區B。

洛佩斯:My dearest La La,剛剛我和一個Ordinary Seaman聊天的時候又想起你。那個Ordinary Seaman看樣子年紀比我還輕,剛認識他的時候,他說自己初中畢業後,原本在香港一個車房做維修工,後來賭錢欠下一筆債清還不了,才上遠航船工作逃避債主。他問我為什麼要上船當Seaman,我告訴他我想見識這個世界。然後不知怎的他變得有一點不好意思跟我說話。後來輪機長告訴我,大海是最階級分明的地方,在船上,每個人的薪水都是依據他們國籍而定,就算是同一個職級,只因為護照上的國籍不同,差距可以很大。而那個來自香港的Seaman,雖然他常常抱怨人工低,但他的收入比我高出很多,很多。

群眾演員離去。
演區A燈轉。
La La入演區A。
洛佩斯抽象式地演繹出遇到風暴的模樣。

La La:親愛的洛佩斯,你記不記得你選修我父親的混沌學的時候,聽過的那個蝴蝶效應?當時我們還笑巴西一隻蝴蝶拍翼怎麼會引起加州的風暴,我來到香港之後,才知道蝴蝶效應原來還有另外一個版本:有人想多一天額外的假期而祈求颱風來襲,得悉颱風到臨還滿心歡喜,卻從來沒想過每次颱風抵達之前破壞過什麼地方,弄死過多少人。

La La拿出一段長長的附有七色燈泡的電線,布置在演區A不同位置。

洛佩斯:My dearest La La,每過一段時間,我的船就會去世界各地不同的自由港。三年以來去過那麼多個大海港,都沒有看過一個漁民,上岸卻找到各式各樣的海產。後來輪機長告訴我,現在捕魚是用拖網船,巨型的拖網,甚至可以長達三公里,那差不多就是跑八次四百米接力賽的距離。

七色燈泡亮。
洛佩斯離去。
演區B燈暗。

La La:親愛的洛佩斯,不知不覺我們已經有三年沒有見面了。知道你下星期會抵達香港後,一連數晚我都興奮得不能入睡,可是我才不要被你看到我疲倦的容貌,所以你要用多一點甜言蜜語哄我好好的安睡,不然到時候我就不來接你了。現在我就去試試睡一會,下星期你能不能見到我就要靠你自己了。

La La離去。
演區A燈暗,七色燈泡依舊保持。
演區B燈轉。
洛佩斯拿著一卷藍色大線圈入演區B,隨著說話不停來回走動,同時邊走邊放線圈。
群眾演員入演區B,跟在在洛佩斯身後,拉緊並組合洛佩斯放出的線圈。

洛佩斯:日本神戶港、德國不萊梅哈芬港、法國馬賽港、荷蘭鹿特丹港、比利時安特衛普港、美國紐約……香港維多利亞港。

La La拿著三卷紅色大線圈入演區A,隨著說話,適時把線圈滾動到演區B,並由群眾演員拾起,繼續拉緊並組合。
La La:第一年、新加坡;(略頓)第二年、臺北;(略頓)第三年、香港。
洛佩斯:(同步)……香港維多利亞港。
La La:儲夠了錢,我們就回去結婚。

La La離去。

洛佩斯:儲夠了錢,我們就回去結婚。

演區A、B快速燈轉。
Peter手持一包白粉高速入演區B,並奔向洛佩斯,把白粉拋給他後跑至演區A離去。
洛佩斯不知何事,跟在Peter身後欲追問。
另一組群眾演員持槍進入演區B。

群眾演員:別跑!
群眾演員:我說別跑!

發出一聲清脆的巨響。
洛佩斯在台中雕塑前應聲倒地。
方才手持藍、紅色線圈的群眾演員用線圈網住洛佩斯風格化的拉屍體離去。
持槍群眾演員離去。
稍停。
群眾演員與Peter入演區A。

群眾演員:Peter哥,三年沒見,發財了沒?
Peter:那包粉我偷偷的收藏了那麼久,想說避開了風頭,剛好打算拿回來大賺一筆,卻遇上水警,害我見財化水,還差點跑不掉!
群眾演員:Peter哥福大命大,怎會有事?

群眾演員與Peter離去。
稍停。
全燈亮。
盛裝打扮的La La入演區A,戴耳環、塗口紅、噴香水。
Macy丈夫入演區A。

PAGE
2
 
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使用!
 
 
2011台北文學季Taipei Literature Festival
指導:台北市政府 主辦:台北市文化局 規劃執行:INK印刻文學生活誌 網路協辦:舒讀網 www.sudu.cc